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那个荒草蔓延的台阶旁有一团白色节能

2020-10-19 来源:

摘要:可是,门口,那个荒草蔓延的台阶旁有一团白色,对,一团。宁言正在怔怔间,那团白色突的一下站起身,原来是一个女子。蓬头垢面与那一袭胜雪白衫似乎丝丝不入,可是那满身的风华硬生生让人忽略掉她的狼狈之姿,娇颜,冰肌,眸凝春水…… 杏花岭

杏花岭有两处院落名扬当地。无源居和莱芜观。两两毗邻而居,却也安然无恙。

比起名字,无源居败落得不像样子。一扇从来不开的木门摇摇欲坠,杂草沿着院墙疯狂的生长,对着莱芜观的香火鼎盛,似乎更加显示出无源居的冷清。

传说无源居里住着一只狐仙,当狐仙还是只狐妖的时候曾遇到莱芜观的道长,经其点化,遂将洞府搬到莱芜观对面潜心修行,也就是现在的无源居。

做完早课的宁言照例走出山门,站在莱芜观三个大字下面可以看到山下的胜景,热闹的章台街还有雄伟的皇城。当然,还有邻近的无源居。

今日的无源居大门虚掩着,透过那一丝缝隙看进去,果然,门里和门外并无区别,同样杂草丛生。

可是,门口,那个荒草蔓延的台阶旁有一团白色,对,一团。宁言正在怔怔间,那团白色突的一下站起身,原来是一个女子。蓬头垢面与那一袭胜雪白衫似乎丝丝不入,可是那满身的风华硬生生让人忽略掉她的狼狈之姿,娇颜,冰肌,眸凝春水……

少女眼里是清晰的戒备之色,宁言只当没看见,清风和煦般的笑着,“姑娘你是谁?怎的来到无源居了?”

“我是小辞,是狐妖。”说完将自己那毛茸茸的尾巴示威性的露出来左右摇摆,让宁言那句“哪有人说自己是妖怪”生生卡在喉咙里。

“你不怕我?”

宁言摇头,“师尊说无源居里住的是狐仙,不是妖。”

在小辞不可思议的神情里,宁言轻轻牵起她的手,将一方锦帕放进她的手里,“听说狐仙从来不出无源居,你怎么出来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辞的神色立刻极不自然,“我……我出来找点食物,我肚子饿了……”最后的尾音细若蚊吟。

这样一只小妖,真的是狐仙吗?宁言笑笑,也不问,只说“那你喜欢吃什么?道观里只有素斋,你能吃得惯吗?”

小辞低着头,将锦帕紧紧的握在手心,她哪里知道什么是素斋,一出世便与娘亲在此修行,从未出过无源居。前些日子娘亲修得仙骨,已经飞升成仙,她便无人照拂,沦落至此。却也是妖里的异数。

宁言久久得不到答复,抓起小辞的手,一边走一边说,“我带你去找吃的。”

仗着对道观的熟悉,宁言避过众多师兄弟与符障,带着小辞来到了厨房。

待小辞隐蔽好,宁言与厨房的师兄闲扯着,希望寻一个合适的理由将师兄打发走。这厢还未想好如何开口,只见那厢施施然从掌厨师兄背后走过去,抓起几个白面馒头,还不忘回头冲宁言调皮的吐下舌头扮个鬼脸,才悠然一笑,转身离开。

“那个,师兄,改日再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掌厨师兄还未回味过来宁言究竟是来说什么事情,却只能看见宁言的一片衣袂从门口急速消失,下意识的摸了摸脑门,转身,“咦,刚放着的馒头去哪了?”

宁言追了出去,只见一缕微风吹过,哪里还有那只小狐妖的影子,无源居的大门也是紧闭着,似乎这小辞从未出现过。

之后的几天小辞还是没有出现,宁言差点就以为是自己的梦魇。如同消失,小辞的再次出现依然是意料之外。

那天宁言再次凝望山下风景时,小辞就那么旁若无人的坐在无源居的台阶上,身边依旧是疯长的荒草。这次的小辞清清爽爽,全身上下毫无污渍,想来那方锦帕是收下了。

小辞就那样支着头,眼含笑意的看着宁言。不待宁言开口,小辞一只手摸着肚子,眼里似盛满泪水一般,“我饿了……”做妖做到小辞这份上,估计也就只她一只了。

宁言笑笑,也不计较小辞上一次的过河拆桥,极自然的牵起小辞的手,“我带你去找吃的。”

“可是,我是妖。”

“小辞不是妖,就算是也是好妖。”

“那你会告诉道士来抓我吗?”

“小辞,我师父说无源居住着的是狐仙,仙住的地方没有妖,不得在无源居放肆是莱芜观的禁令呢。”

宁言想了一下,“小辞,你在这等我一会,我将食物拿来送给你。”

不一会,宁言便抱着几个馒头还有几个素菜出现在小辞面前,小辞两眼发光接了过去,便将宁言忘在风里。

宁言抱膝蹲在小辞身旁,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上次,在厨房看见你出去后怎么就没见了呢?”

小辞埋首在食物间也不忘回他一句,“笨,我是妖。妖是会法术的嘛。”

“那你怎么会饿成这样呢?”

“……没学这个法术。”

“小辞,以后每天这个时间我给你送吃的。”宁言大义凌然的承诺,“小辞,你放心,我不会放着你不管的。”

少年心性,趁着年轻才敢这样轻易的许诺吧,哪里会知道许多的无可奈何。

但至少宁言在莱芜观的那段日子确实做到了。熟悉之后,小辞也不再坐在门口石阶上等,三长一短为敲门信号,宁言每日清晨送着食物进无源居。

“小辞,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呢?传说中的狐仙不是你吧……”

“我娘成仙之后,就剩我一个了。”小辞想了想,“你呢,你怎么那么小就来当道士呢?”

宁言沉默不语,良久,“我父亲追求仙道,我娘在我十三岁的时候就带我来莱芜观了。”

“原来山下的人都一心向道,宁言,我想下山看看去。”说完便使了个变化术,变做一个邻家少女的模样在宁言面前转了几个圈。

宁言吓一跳,赶忙拉住小辞,小辞那风一样的性格,只怕立马就奔到山下去了。

小辞狐疑的看了一眼,“你要和我一起去?”

“不是,小辞,山下有很多坏人,你不要去。”

“比妖还要坏吗?”

“人心如果变坏了,比最坏的妖还要坏。”

“以前我娘也说山下的都是坏人,可是宁言,你不就是从山下上来的么,可是,宁言对小辞好,是好人呢。”

“……”

“好啦,不去就不去嘛。”

看着小辞那不甘心的样子,宁言只做没看见,顾左右而言它,“我说小辞,你这个院子也实在是太荒凉了,怎么都不拾掇一下呢。”

小辞大约还在为去山下的事兀自生着闷气,狠狠地看了宁言一眼,“我娘说无源居的一草一木都不能动,万物生长都是有各自的道理,切不可以一己之私,一己之力,毁坏他们的生长之道。”

时间绵长,却也春来冬去,过了几个春夏。

那一年的春天,风景独好,天下太平。本就热闹的杏花岭迎来了更加热闹的时刻。

邻国的公主来中原招驸马,因仰慕中原道教,遂举众来到莱芜观。

这日清晨,天还未亮,宁言便将食物送进了无源居,怕是这异国公主一日未离开莱芜观,宁言便不得抽身离开道观。

宁言十三岁随母亲入门修道,实乃无奈之举。他的父亲是当今圣上,听信小人之言,整日里求仙问道,宁言的母亲只是一不受宠的皇后,位高却无实权,只好借由求道之心来这莱芜观,才堪堪避过祸端。可是这么一来,宁言太子之位有名无实,眼见宁言一日一日长大成人,却苦于无下山之计,如今异国公主不远千里前来挑选驸马,而又刚好来到这道观,如是公主肯嫁于宁言,那么不仅返朝有望,也为日后稳坐太子之位多了很大的裨益。

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皇后自然不肯放过,宁言自己心里也是明白,如果一直隐于莱芜观,他日父皇驾崩,必定有人寻了因由,废了太子不说,只怕母子的命都难以保全。

宁言看着相伴几年的小辞,眼里有一抹慈悲之色,“小辞,过几日,我教你觅食好不好?我是凡人,总是会有死的时候,可是你不一样,如果我不在了,你也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埋首食物间的小辞蓦地抬头,坚定的说“不要。”便蹦蹦跳跳的跑远了,还不忘抱着食物冲宁言扮鬼脸

“小辞……”还想说什么的宁言满眼只剩一地荒草。

接下来的几日,宁言果然只是早早的将食物放下便回了莱芜观,平日再不见他的身影,小辞也乐得清静,只是她从来不知春光其实容易老。

几日之后,杏花岭迎来了一队浩浩荡荡的人马。声势浩大。

此后,小辞才后知后觉的知道,那天晚上,宁言真的是来辞行的。

那晚,宁言说了很久,从他的身世开始,最后宁言说“我将来是要做皇帝的。”

太子府

位于京城东街的太子府,高墙大院,金碧辉煌,尽显天家的尊贵与威严。

坊间传闻,这太子自莱芜观归来之后,皇帝一扫之前对他的不满,甚是倚重。

府内,临水楼台,映花得月,一座雅居。

一红衣少女正指挥着一干人等翻新着这座阁楼,女子不娇不媚,却别有一番异域风情,正是远道而来的异国公主——迦岚。

番外到底不比中原,没有江南女子的娇柔与矜持,法国怎么做都不会满意。中国与美国有很大的贸易便落落大方的搬来太子府,称小住,名曰交流两国之情谊。

太子初初回朝,事务繁琐,虽说同在太子府,却也不多见,只是每日太子都会去这公主住的揽月楼喝上一盏茶,两人言笑晏晏,倒无半分不妥。

日光正好,太子正在书房批阅公文,丫鬟奉上一盏清茶便退了下去,太子浅尝了一口,正待放回去,冷不防手里的茶杯早已被人轻巧的接了过去。

当真放肆,太子抬头,小辞已放下茶水,旋身离开几步站在太子书桌对面,也不说话,就那样笑盈盈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太子这一抬头,楞了楞,小辞一如当初,素白衣衫,却也掩不住眼底的那抹调皮,一笑一颦,便能轻易让他安心。

多日不见,原来心底也是牵挂这个小小狐妖,说出口的却是:“小辞,你怎么过来的?”

小辞走到墙边,径直走了出去,又走了进来,“这样走过来的。”

说罢,跳着跑到宁言身边,抱着他的一只胳膊,“宁言哥哥怎么又忘记了,我是妖嘛,我很厉害的。”

宁言想起在无源居顶着一头乱发觅食的小辞,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来了就在这里住下可好?”

“你不说我也不会走的,我可是记得宁言哥哥说要照顾我的。”

晨起幕落,日子倒也悠闲,宁言终日里依旧忙于政务,时而抬头,便能透过窗户看见小辞与一众丫鬟穿花扑蝶,有时一个人也依旧开心,偶得美丽的蝶儿花儿也会巴巴的跑到书房,递于宁言瞧瞧。

他也不介意小辞的风风火火,有时候还会郑重的搁下笔,假意敛眉,许久,才说一句“很美”,得到肯定的小辞便又风风火火的出了书房。

生活似乎一如杏花岭的那段时光,如果不曾遇见公主的话。

那天,小辞硬是拉着宁言一起去府里的荷塘采花,在那曲折的回廊中便与那公主面对面的遇到了。

公主一身大红色的劲装,英气逼人,她的美不同于小辞,迦岚的美美得尖锐,让人不容忽视,她挑眉看了一眼小辞,“太子殿下,这位姑娘是?”

小辞本就学生们收到警告称是野狐,来到太子府从来无视礼教,“我是小辞,你又是谁?”

公主微眯着眼,不待说话,宁言便低呵了一声“小辞”,将她拉至身后,方对公主说,“这是小辞,是我的恩人,前几日前来京城投奔于我,小辞从小在乡野长大,不懂礼数,还望公主见谅。”

“太子言重了,这么漂亮的姑娘,我见着都心疼,哪里会生她的气,小辞是你的恩人,太子殿下可要好好替小辞打算,寻个好的归宿才是紧要。”

“有劳公主费心,必当好好替小辞打算。”

“我此番前来,带了几壶我们那里的好酒,想请太子殿下一起品尝。那么,今夜便在揽月楼恭候大驾。”说完,转身离去。

小辞冲着迦岚的背影吐着舌头拌鬼脸,顷刻,便又笑容满面的抱着宁言的胳膊,只听身后“扑通”一声,原来是公主落水了。

一出闹剧以迦岚搬回驿馆告终。

迦岚还未在驿馆坐定,便有人轻摇折扇笑吟吟的前来拜访。“迦岚公主这一小住可让我一阵好等,多日不见,思念得紧。”

“你来得可真是巧呵。不会是专程来说这几句客套话的吧。”

“公主聪慧,公主对太子殿下的情谊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太子身边若真是妖孽,我朝也是留它不得。”

“迦岚初到贵地,承蒙画先生提点才去得莱芜观,个中情谊,迦岚心里一直感念。先生有话直说便是,迦岚不是没有分寸的人。”

来人朗声笑道:“迦岚公主乃女中豪杰,此中取舍定然一目了然,不必我在此多言。听闻,公主的护卫武功甚是了得,若是有幸得见,真乃人生一大幸事。”

迦岚漂亮的丹凤眼直直的看进来人眼底,说:“画先生,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这一次,我甘愿被你利用。”

自迦岚走后,宁言有意避开小辞。某日将小辞带进书房,脸色沉得可怕,吓得小辞连连退了两步。良久,宁言才缓缓开口,“小辞,你回无源居去吧。”

小辞的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咬着牙,“我不!你说过你会照顾我的,你也说过让我在这里住下。”

宁言轻轻拉过小辞的手,紧了紧,“小辞,你是妖。那天迦岚落水我知道是你用了法术。”

“可是,是那女人太嚣张!”小辞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我只不过是用了一个小小的法术,我哪里知道她躲不过……”

“好啦,我知道错了,我不会再用法术就是了。”

“小辞,你怎么会不明白,人妖殊途,本就不该有交集。并且有一点你比我更清楚,妖若接近天子,轻则殒命,重则五雷轰顶,便是再也无法活过来了。小辞,你本该在无源居潜心修行,他日像你娘亲一样飞升成仙。这里,本就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宁言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小辞带着离开了几丈,几支箭羽破窗而入,分明是冲着他们去的,箭头还泛着幽蓝的光,箭有剧毒。

共 12087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非常让人深思的一篇小说!什么样的人是好人?什么样的人又是坏人?什么又是邪魔外道?什么又是名门正派?在这篇小说里有了最完满的答案。好人与坏人,邪魔外道与名门正派其实只是一线之隔!所谓的名门正派如果心术不正便是邪魔外道,所谓的邪魔外道如果一心向善那便是名门正派,正所谓用天堂之心看地狱,地狱皆天堂;用地狱之心看天堂,天堂也皆地狱。小说以聊斋故事的情节,展示了狐妖小辞和皇子宁言、苏安之间的爱恨情仇,将三人之间的行动、语言刻划得入木三分、且富含哲理。最后留给读者的,是小说的主题:画先生。画先生是谁?是一种境界,但也是一种常人的思维所不易理解的平常事,这才是小说的精辟之处!非常富有哲理的一篇小说,倾情推荐,感谢赐稿墨香,期待您更多的精彩!【:谷主】【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2:58:22 原来作者就叫画先生!好境界!非常佩服,感谢赐稿墨香,期待您更多的精彩!

回复1楼文友: 09:5 : 1 谢谢谷主的点评,辛苦,敬茶

2楼文友: 2 :56:27 欣赏佳作,受益匪浅,佩服!佩服!欢迎画先生加入墨香!

回复2楼文友: 10:02:08 感谢肖洁文友来访,很乐意和大家一起交流

楼文友: 07:22:41 世界万物自有生长,不可破坏它们的环境和生长机缘!说得好,小说立意高妙,情节惟美,境界脱俗,人物内心美丽,不染风尘!好文!

回复 楼文友: 10:10:52 问好雁过无声文友,拙笔仍显稚嫩,还有很多我想表达的东西不能很好的表达出来,向你学习!

4楼文友: 08:45: 5 我想成为名符其实的画先生。

你是说当初章台街上,那个有神来之笔的画先生?

恩,只是,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会死,你怎么办?

画先生不会死。

恩,我相信。

欣赏问好!

回复4楼文友: 10:11: 0 问好潮仙文友,遥握

5楼文友: 09:04:00 祝贺画先生摘得一精,墨香有你更精彩!

回复5楼文友: 10:12:59 谢谢墨香天涯,祝愿墨香越来越好

6楼文友: 1 :12:58 不做俗人的画先生,果然不俗! 人生在于悟,活到老,悟到老

回复6楼文友: 14:24:01 感谢来访!大约画先生是生活中的俗人,只好寄不俗于笔下人物。

回复7楼文友: 08:1 : 7 谢谢肖吟文友来访

8楼文友: 11:25:54 不愧是写小说的高手,故事情节跌宕起伏,非常吸引人。欣赏了,向老师学习。问候你!

迷魂药
心衰高血压的用药
崇左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
福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