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求仙则仙第五百三十三章每天来抢的武人营养

2021-01-15 来源:

求仙则仙 第五百三十三章 每天来抢的武人

唐承念等不出人,就只好喊了。

当然,喊之前,为了不吓到人,她先变了个身,用缩骨术将自己变成个二十岁年纪的女子,又带上随|心|所|欲|面|具,换了一张面孔。要不然,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孤身行走,也显得太惊世骇俗了。换装之后,她便开始喊门。

“这里有人吗?”

为了达到最好效果,又不至于在不清楚此地居民是否修炼的情况下,吓到太多人,因此,唐承念只好用自己平常呼喊的音量,挨家挨户地喊门。

第一家没有人应答。

第二家也没有。

第三家……她才刚敲门,就有一个人从里面将门打开。是个头发已经扎好,也穿着一身深蓝色布衣的小女孩。她看起来年纪不大,十岁左右,整个人娇娇弱弱的,穿着朴素,却不像是村姑,而更像是一个落难千金。

这小女孩的名字,叫做吕玉琢。

“嘘!”吕玉琢小心翼翼地朝她招招手,“小姐姐,您不要再喊了,快先进来吧。”

“这是怎么回事?”

“这里不能说,您先进来,我娘会告诉你的。”吕玉琢看起来很害怕,“我家的门,不能打开太久……得快些关上,您千万不要再说话了,要是好奇,就问我娘。”

看这小姑娘真的快要哭消除隐患。  梅赛德斯-奔驰卡车的特许服务中心将从2012年1月16日起通知有关已知客户了,唐承念不好为难她,便点点头,说道:“好,我进来便是,你不要哭。”

等唐承念进来了,吕玉琢连忙重新关上门。

唐承念便跟着吕玉琢走进屋内。

吕玉琢的母亲也有个文绉绉的名字,白岚珠。这两人看起来都是有故事的人,白岚珠病入膏肓,而不见吕玉琢的父亲,唐承念心中好奇,却并没有开口询问。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咳嗽的白岚珠,心中暗道,这世界里的人,确实要比高塔幻境中的人真实多了。看守者没有骗她,这假想世界,的确高出高塔幻境太多。

吕玉琢见唐承念一直盯着白岚珠看,不由得误会了她的意思,以为唐承念是好奇白岚珠为什么会躺在这里,她说道:“这便是我娘亲,她生了病,只能躺在床上。”

“……哦,原来如此。”唐承念其实早看出来了,但还是点点头,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吕玉琢看着白岚珠,见她伸着手,便赶紧走过去将白岚珠搀扶着从床上坐起来。

白岚珠虚弱地倚靠在吕玉琢怀里,虚弱地对唐承念说道:“姑娘看起来是外乡人,怎么会来我们桃源乡?”

唐承念回答道:“伯母您好,我是行经此地的旅人,我姓唐。因见日上三竿,诸位都闭门不出,便有些好奇……为什么大家全部都关门闭户?难道,是贵地的习俗吗?”

“不是的。”白岚珠摇了摇头,她叹息一声,“看来,姑娘也是好运气,没有遇到那些人……”

“啊?遇到哪些人?”唐承念挑眉,不禁问道。

白岚珠时不时地咳嗽,因此,虽然吕玉琢信誓旦旦地说进来以后,白岚珠会解释一切,但其实解释一切的人还是她。而是要帮助美国人民向前迈进

吕玉琢虽然小,可是人已经很懂事,立刻将整件事情地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原来,这桃源乡偏安一隅,本是个太平地方,这里的人安居乐业,没人背井离乡,本来过得非常愉快。只是,有一天正午,来了一个拿着武器的人,极为凶残,他直接闯入了一户民居中,大肆劫掠。

桃源乡的乡人,从来都不曾见过如此残|暴的凶|徒,竟然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带着抢走的东西逃跑了。

不过,抱着破财消灾的心思,没人去追。大家一起集资让那个被抢的家庭得到补偿,本来,就连白岚珠也以为,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谁知道,之后的每一天,都会有一个人出现,拿着兵器,穿着差不多的衣服,随意挑选一户人家,进去抢掠。如果有人敢反|抗,立刻会被杀|死,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次数多了,就再也没有人敢反|抗了。后来,大家也渐渐掌握了规律,每一天的正午之前,都会有人带着兵器来,不一定是同一个人,可干的绝对是同样的事。

“你们不知道做下这种事情的人,是谁?”唐承念问道。

吕玉琢摇了摇头,十分纯良地说道:“我不清楚。”

白岚珠在一旁仍然唉声叹气:“谁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匪|徒或是……唉……不过,只要不抵|抗,他就不会伤|害我们。所以,每一天我们都关上门,只要那个人来了,任凭他挑选一户人家劫掠,至于损失,大家凑一凑补偿那个被抢|劫的乡人就行了。反正,那个人拿着兵器,也带不走多少东西。”

这想法未免也太消极了吧?唐承念惊讶地想。

可是,无论是吕玉琢,还是白岚珠,似乎都觉得这个想法非常正常,没什么不对的。

“你们就这么任凭他们抢?桃源乡这么大,还缺人吗?”按照唐承念的想法,不应该啊!就算一人一手扁担,玩群|殴也行吧?可是桃源乡这么大,这么多户人家,这么多个人,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动手?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在自己的乡里耀武扬威?

吕玉琢怯生生地说道:“他拿着兵器,很厉害的。”

“他有三头六臂吗?”唐承念虽然不认得这里的人,却仍旧觉得恨铁不成钢。她刚才可是将整座桃源乡都走遍了!桃源乡虽然不大,但是真的不小,而且家家户户都是大宅子,住的人肯定也不会少吧?但怎么偏偏人人都甘心被一个拿着兵器的人欺负呢?拿兵器又如何,难道桃源乡里没有铁匠铺?她分明见过一个!

唐承念气得半死,然而,吕玉琢仍然只是怯生生地说:“那个人,真的很厉害的。”

躺在吕玉琢怀里的白岚珠一边咳嗽,一边艰难地开口说道:“唐姑娘,你从外面来,并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有多么可怕。若是你见了,也会和我们一样的。”

“我才不会。”唐承念哼了一声,倒没有与白岚珠争执。她何必与一个病人争执?到时候,尽可以一展身手,也让这些人晓得晓得她的厉害。

不过,唐承念还有一个疑问,不解决,她受不了:“桃源乡一直被这样欺负,难道没想过求援?”

“求……援?”吕玉琢居然不懂她的意思。

白岚珠倒是懂了,不过她呻|吟一声,无奈说道:“唐姑娘,桃源乡外有一条河……我们这里的人,没人能够度过那条河,过河的人,没有任何一个回来过。至于剩下那条路,通往的乃是那拿着兵器的人所来之处,走那边,比渡河还要冒险。”

如此看来,倒是进退两难。

唐承念也没辙了,她提出任何提议,都被白岚珠理据充分地否决,她又还能说什么呢?

见唐承念露出无奈之色,白岚珠不由得歉疚言道:“抱歉,让你劳心了。”

“……没什么。”唐承念正有些泄气,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河岸对面,不是有一个森林吗?她正是从那里来的……“森……”

她开了个口,又自己把话咽下去。

唐承念已经试过,她自己是回不去森林的,既然这假想世界为桃源乡里的人编造了一个如此合适的理由,封锁了两条路,想必,对森林也有了一番设计。她何必自取其辱?便是问了,估计也是不成的。

如今看来,这通关秘诀,还是在那个拿着兵器总来桃源乡造访的奇怪组|织上。

或许,待会儿假若那人来了,她可以试着出手。要是拿下一个,她便可以徐徐图之了。

想到这里,唐承念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白玉琢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提议:“唐姐姐,你要不要吃些东西?”

“对对对,既然你是赶路来的,恐怕早已经饿了,怪我,一直拖着你说话。放心,那个人一次只来一个地方,我们在家里面煮吃的,也不用怕他。”白岚珠说完,对吕玉琢说道,“炒两个菜,招待一下这位姑娘吧。”

她又对唐承念歉意地点点头:“山野小地,粗茶淡饭,还请唐姑娘你不要嫌弃。”

“哪用得着这么麻烦!”倒是唐承念自己很紧张地站了起来,“不用了!”<苹果iPhone6或将采用f2.0大光圈防水机身/p>

白岚珠却不理她,仍然嘱咐吕玉琢,“你要记得,重新煮一杯米,不许拿那些剩下的锅巴。”

吕玉琢乖乖地点点头:“好,娘亲您放心,我明白的。”

白岚珠的眸中闪过了一丝可惜的情绪,她幽幽说道:“我怎么会不放心呢?你这么乖,这么听话……偏偏陪着我。”

唐承念从头至尾眼观鼻,鼻观心。她是来历练的没错,但绝不是为了听假想世界里一群虚拟NPC的八卦的啊。她还不知道自己会在这桃源乡中经历什么,自然不想与这里的人纠缠太深。如果听了她们太多的故事,她真怕自己将来会不能忍心。

惠州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
成都输卵管性不孕
海口市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
福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