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永不褪色的骷髅旗第四百六十七章庙宇内部营养

2021-01-15 来源:

永不褪色的骷髅旗 第四百六十七章庙宇内部

海水下传出了一股安迪从来都未感受过的威压,他感觉自己似乎变成了惊涛骇浪下的一条小鱼,随时都有被吞噬的危险。

那是一种从心底升腾而起的难以抑制的恐惧。

安迪深深的看了一眼海水中翻腾绽放的章鱼触手,猛吸了一口气,双脚上下拨动,像是一条鱼一般,快速的向着庙宇的位置游去。

“头儿!那个小鬼跑了!”

一个脑袋像是海胆一样的海盗不经意的回头,瞥到了快速游离海盗船的安迪,脸色一变,冲着鲨鱼大副大喊道。

“跑了?”

鲨鱼大副抬起头,正看到安迪向着庙宇的方向游去。

“让他去吧,那个小子和我们不一样,他不可能一直留在海水里。”

鲨鱼大副放弃了把安迪抓回来的想法,安迪和飞翔的荷兰人上的船员并不一样,他身上没有诅咒,无法在海水中终于在当地消防救援人员的帮助下成功脱险。新疆消防部门提醒呼吸,是不可能长时间停留在海水里的。

再加上如今海水更不允许交付使用。中满是那些诡异的怪物,留在船上反而是一件异常危险的事情。

鲨鱼大副一只手臂已经被咬断了,看样子就是被这些怪物咬断的,他扭了扭另只一手的手腕,冲着章鱼海怪喊了一声。

一只巨大的触手从一旁滑过,卷住了鲨鱼大副,快速的来到了一只怪物的前面,鲨鱼大副的长剑上闪烁着蔚蓝色的光芒,劈开了黑雾,刺进了怪物的身体里。

“叽~”

一声刺耳的尖叫从黑雾中传出来,怪物触手上的人脸全部变成了痛苦哀嚎的表情。

“嘿嘿嘿……”

鲨鱼大副冷笑了一声,蔚蓝色的光芒闪烁着,将亡灵黑雾驱散开来,露出了里面晶莹的皮肉,鲨鱼大副张大了嘴巴,露出里面锋利的牙齿,一口咬了上去。

鲜血四溅,鲨鱼大副肆无忌惮的吸食着怪物的鲜血,在鲜血的刺激下,鲨鱼大副隐藏在身体内的本性已经彻底暴露,他疯狂的吞食着口中猎物的鲜血,全然不顾怪物触手上不断哀嚎的人脸印记。

血液大量的流失,使得怪物的身体越来越干瘪,到最后,甚至变得毫无血色。

鲨鱼,是海洋中的渴血者。

而随着鲨鱼大副吸食鲜血的行为,他断掉的手臂,也一点一点的长了出来。

不过安迪若是在这里,一定会发现,这条新的手臂和之前相比,似乎更蓝一些。

……

“这就是……古老庙宇?”

安迪游到了岸边,双手撑着岩石爬了上来,在他身前不远处,是一个由石头搭建而成的古老建筑。

建筑的两旁是两块巨大的人形石头,用特殊的染料描绘出了脸部的五官,整体看来,像是两个面无表情的石头护卫。

冷漠。

这是安迪看到石头人时的第一感觉。

而在石头人的下方,则不规则的摆放着几块巨大的圆形石头,安迪轻轻走了过去,发现石头中镶嵌着各类古老的龟壳和贝壳,也不知道有什么用意。

而前方这座由石头搭建出的古老建筑,也许是因为在海边的原因,底部的石墩处长满了滑腻的青苔,上面攀附着藤壶与牡蛎,散落着一些小鱼的尸体。

建筑前是一座由规则的长方体石块堆砌成的石门,各个石块之间还能够看到巨大的缝隙,安迪甚至怀疑,不远处的海水如果翻起浪花,说不定能将这座石门掀翻。

不过他显然是多虑了,这座建筑已经不知道在这里伫立了多久,却一直保存着它刚刚被建造出来的样子。

石门的后面则是一个庙宇模样的石头建筑,看起来内部的空间并不是很大,不过建筑后面有一条石头搭建的长廊,一直连通到悬崖下方,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与悬崖下的石洞相连。

也就是说,古庙真实的空间,其实是在悬崖壁的内部。

“又一个诅咒之门?”

安迪想到了特尔佳港的那次探险,诅咒之门后,是隐藏在悬崖石壁后的宽阔空间。

“既然能够吸引到戴维.琼斯,想来也没有那么简单。”

安迪走到了石门的前面,轻轻的抚摸着,石头很光滑,上面附着着水汽,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

安迪抬起头看了看,抿着嘴唇,猩红色的光一辆旅游观光客车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遭劫持芒一闪而过,安迪胳膊上的肌肉开始隆起。

组成石门的石块纹丝不动,仿佛是从地下的岩石里长出来的一般。

安迪收回了自己的手,拍了拍手掌,走了进去。

庙宇内充满了一种特殊的气息,像是某种没有燃尽的灯油气味,又混合了一种潮湿发霉的味道以及海水的腥气,总之让人十分不舒服。

安迪打量了一下庙宇的内部,石壁上镶嵌着几颗夜明珠,为这个黑暗的庙宇内部提供了少量的光源。

借着那些夜明珠微弱的光芒,安迪能够看到,庙宇的石壁上到处是诡异的壁画,壁画的内容安迪摸不清头脑。

似乎是某个部落进行祭祀的场面,又像是记录了一些土著日常的生活。

除了这些花花绿绿的壁画,一些角落处的石壁上,还有用尖锐器物划刻出的清晰痕迹。

而在庙宇的正中央,是一个同样由石头雕刻而成的人像。

不过这个雕塑却比外面那些石头人要细致的多,如果不是雕塑的皮肤充满了石质感,安迪甚至以为这就是一个人类。

石像的头上戴着一个镶嵌满珠宝的黄金王冠,哪怕是在夜色中,依旧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安迪知道这是一件纯金的宝物,上面的每个珠宝都价值连城,但是它如今还在这里,就证明了某些事情。

虽然飞翔的荷兰人上的船员们并不需要太多的金银珠宝,但是作为一名海盗,他们是不会放任这样的宝物留在这里的。

所以答案只有一个。

如果将这个王冠从石像的头顶拿走,那么一定要付出某种代价。

这种代价,甚至是强大的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员都不能承受的。

也许是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的只是政府红利能够让TD-LTE大放异彩吗?诅咒,也许是古庙内某种重要物品的崩毁,或者两者都有可能。

除了这个黄金王冠,石像的手指上还带着几枚宝石戒指,另一只手握着一把短杖,似乎也是由黄金制造而成的。

小儿厌食怎么推拿
四平牛皮癣医院哪好
开封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福州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