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武道封仙第一章我不能退营养

2021-01-15 来源:

武道封仙 第一章 我不能退

“我封家男儿,只有战死的,没有像你这般窝囊的躺在床上装死的!给我醒来!”一道低沉中带有怒意的话语若炸雷般响起,在房间内回荡,久久不息。

这是一间装饰颇为普通的房间,一个身穿华贵zǐ袍的中年男子坐在床旁,剑眉星目,粗犷的国字脸上多了几分沧桑,而在他的旁边则躺着一个浑身是血、衣服破烂的十五岁左右的少年。

少年面目端正,咋一看是一个清秀少年,但是此刻他却面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

中年男子紧紧握着少年的手,不断的往少年体内输送真气。即使中年男子因为真气消耗过多,而使得脸上浮现出苍白之色,但是他神色冷峻毫不在意,依旧拼命的输送真气。

朦胧中,封元听到一个中年男子雄厚中夹杂怒意的声音,明明感觉很陌生,却令他泛起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与惧怕。

头痛!剧痛无比!

封元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要爆炸开了,此刻的他正在消化脑海中莫名出现的一股庞大而又陌生的记忆。

听见这个声音后,封元却忍不住努力地睁开眼睛,入眼处,一个面色冷峻却又带有一丝沧桑的中年男子正不断的给自己输送真气。封元本来想吱一声,但是脑海里面的剧痛却使得他怎么也用不上力。

忍着剧痛,封元扫了一眼古色生香的房间,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苦涩。

“唉,这也算大难不死吧!”封元心中暗道,顿时所有的苦涩化为一抹坚定。

封元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古武世家封家单脉传人,可因其天资太高而被其他三个世家嫉妒。短短十五年,他的实力就比肩老一辈强者,同年,整个封家除了封元销声匿迹之外,其余人全部惨死。

五年后,在三大世家祭祖那天,封元单枪匹马独闯三大家。

一怒惊仙,一战惊天!

三家所有武者全部阵亡,即便是三家老祖,也被封元用玉石俱焚之法全部斩杀。

封元心愿已了,也无留恋之意。他本以为必死无疑,谁想到,他居然穿越了并且附身在天居大陆僻远之地的封家少主身上,而对方的名字赫然也是封元!

“可恶,这个封家少爷的法相虚影始终不曾壮大过,而且他是个天资极差的废物,贼老天莫不是整我不成?”封元在内心不住的鄙夷。

他对于自己肉身的前一任主人很不满意,“被自己女朋友甩了也就罢了,居然还被对方的新男朋友打成重伤,直接挂了!”

封元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种狗血到只有在二十一世纪才会发生的剧情,居然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封元内心对贼老天鄙视到了极点。

“不过,既然我重生在这个世界,那么,我绝不会让地球上发生的事情在天居大陆上再次上演!我要变强,我要任何人都不能够再欺负我身边的人!”相比于他之前对老天的不满,封元更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既然醒了,就不要赖在床上了,早些去修炼。”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将封元的注意力重新吸引过去。

在封元的记忆中,此刻一身华贵zǐ袍的中年男子正是他的父亲封叶山!身为平阳城三大世家之一封家的现任家主,超越武气境,达到武者境八重,威震整个平阳城。

“父亲,我......”封元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封叶山挥手打断了。

只见封叶山面色冷峻,并没有因为封元的醒来而露出一丝笑意,反而更加严肃道:“我什么我,你技不如人便是战死在外,我也无话可说!”

封叶山的话虽然没有丝毫的人情味,但是两世为人的封元怎可能会不明白:父爱沉默如山,严厉是最普遍的表达方式。久违的父爱令封元心中一暖,一时间说不上话来。

封元好久没有和他的父亲如此近距离的面对面说过话了,不论是这一世还是前世。

前世封元一家被人灭门,封元独自深入荒山大泽修炼数年报此血仇。

这一世封元的父亲对他一向严厉至极、关怀不足,从小时候起就对封元期望颇大,但封元偏偏武道天赋极差。长久的严打逼迫,使得封元的性子有些软弱胆小,根本不敢和他父亲多说话。

封叶山见封元没有说话,心中一声暗叹,话锋一转不容置辩道:“再过几天等三长老回来,到时候你就跟着他一起,打点家族的远方产业吧。”

封叶山早已将封元的未来给规划好了,也不给封元插嘴的机会,接着道:“一来你可以平淡而又富裕的度过一生,二来你也可以逃离这是非之地。”

“父亲――”封元心中大急,也不顾牵动伤势,急切的想要坐起来,可是身体却给他一种僵硬的感觉。

封叶山伸手止住了封元,直接打断了封元想要说的话:“此事我已经决定,你无需多说。”

“活得像个人样”。这让他给每个京东商城的快递员都缴纳四险(百科)一金

只见封叶山眼中闪过一丝凶芒,寒声道:“小辈切磋我本不会去在意,但是王家那小子抢了你那个小女朋友也就罢了,居然还出重手欲杀我封叶山的儿子!看来我是时候去王家讨个说法了,免得王家人都忘记我的存在了!”

“不过封家有些人的骨头也确实硬了,我儿哪怕实力再不济,依旧是整个封家的少主!他们居然敢见死不救,任凭王家小子置你于死地,还在一旁取笑!”

“看来我是时候出来敲打一番了,免得他们忘记了我还是封家家主!”封叶山的身上突然散发出阵阵凛冽的寒意,让封元感觉身体都冻僵了。

封叶山一番话,尽显他铁面家主风范,对内敲山,对外震虎。他丝毫不惧任何的阴谋暗计,这就是实力强大的好处。

既然封元已经醒了,封叶山觉得自己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于是起身准备离开,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让封元好好的说上一句话。

眼看封叶山起身离开,封元再也忍不住了,连忙道:“父亲,等一等!”

封叶山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很难改变,这一点封元可是深有体会,如果能够轻易改变,封元也不会受十五年的苦。

正因为如此,封元内心反而有一种焦急感,如果真的被送到远方产业,那他岂不是白活一回了。

也不待封叶山多说,封元看着封叶山宽阔坚实的后背,高声道:“我记得,封家有组训,如果当代家主的子嗣在成年之日还没有突破到武气境七重,无法修炼出法相,所谓的当代家主便会成为代理家主。而如果同辈中有实力、能力情况都符合条件的人,那么家主之位便会转移。”

封叶山离开的步伐微不可查的一顿,可依旧没有停下来。即便这样一个小细节,以封元两世为人的经验,依旧清楚地看在眼里,顿时他的话音急促了不少。

“也就是说,再有三个月的时间,当我十六岁成年时,如果我还没有突破到武气境七重的话,那么父亲的家主之位便会动摇!”

95. Path

“更何况,父亲同辈中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大伯在,他实力强劲、能力不弱。如果我没有达到武气境七重,那么三个月后,不仅仅是我的成年礼,也是封家易主之日!”

封叶山的速度慢了一些,可以看出他内心有了触动,可是他依旧没有停下来。

眼看封叶山已经走了一半路程,封元内心焦急却又无可奈何,话语越发的急促:“父亲,我能够安心的去远方产业么!我怎么能够让我的父亲一个人去冒雨冲锋,而我却安心的躲在后方享福?”

封叶山脚步虽然没有停下来,但是却慢的更多了,他心中已经掀起滔天巨浪:这是一直畏惧我、躲避我的儿与去年基本持平。子么?这是我那个性子软弱,话语不多的儿子么?我以为他什么都不懂,原来他一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封元不敢停顿,连忙接着道,语气中更是多了几分豪气:“父亲曾说过‘我封家男儿,纵然是死,也当坦荡荡的战死!偏于一方,苟且一世,与牲畜何异!’”

封元眼中闪过一丝坚毅:“我曾怨恨过,但是不咬人、不挑食、不吵不闹我知道,在这个武道可以通仙的世上,一切都是以实力说话!如果没有父亲这十五年来的逼迫,我甚至都无法修炼到武气境三重。”

蓦地,封叶山猛的转身,目光中带着一股威严与封元四目相对。

若是以前的封元,此刻在他父亲充满威压的目光下,必然躲闪不已不敢直视。但是现在的封元不仅目光坚定,而且气定神闲,毫不慌乱。

看来,这一次的教训给元儿的感触很大,令他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封叶山内心涌现出一丝欣慰,但是脸上依旧冷峻无比,只见他重声道:“继续说!”

父亲停下了!封元心中涌现出一股希望,连忙接着出声,生怕慢了一步令他父亲再次迈步离开。

“我知道自己实力不够,但那王家小儿不仅抢我女友,还出言不逊羞辱我的父母。哪怕他法相虚影是我数十倍,实力比我强横数十倍不止,但我依旧没有退缩,即便重伤欲死,我也没有后退半步!”

封元嘴上不停的说,目光毫不动摇的和他父亲对视,脑海里面更是在不断的思索。

“王家人对我出手,我封家人却在一旁看戏,他们必然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就等父亲大闹祠堂,而后里应外合将父亲尽早拉下族长之位。”

“我实力不济,但我是封叶山的儿子,我有一腔热血可以挥洒!我不退!我不能退!我退无可退!”

这一刻,封元的眼神流露诚恳,脸上挂满了真诚:“父亲,请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要让他们知道,我是封叶山的儿子,我不是废物!”

封元的话掷地有声,如果说之前的封叶山只是惊讶的话,现在的他已经彻底的震撼了。封叶山意外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他这个儿子仿佛脱胎换骨似的,整个人的气质都与众不同。

两父子的目光再次交织在一起,这一刻,封叶山从封元的瞳孔深处看到了渴望和自信,这股渴望和自信令封叶山想起当年不服输的自己,封元的眼神令他难以拒绝。

哈尔滨治疗阴道炎费用
四平医院哪牛皮癣好
辽源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
福州房产网